• <button id="kj0nj"></button>

    泉港“最美公路人”朱加顺:苦守泉州北大门

    2014-09-19 16:46:49 来源: 泉州新闻网

    0 浏览 评论0  我来说两句

    泉港最美公路人朱加顺:苦守泉州北大门

    泉港南埔公路站站长朱加顺

    泉州新闻网9月19日讯 (记者 谢玉燕 陈玉玲)位于泉州北大门的泉港区,自古就是泉州北出的重要通道。不论是至今古迹犹存的涂岭古驿道,还是因驿站而来的驿坂,都见证着这一历史。

    而今,在30万吨深水港激活下的的泉港,更是车多人忙——以石化和物流为主导的产业特色,决定了泉港的公路上一定是大型车辆多、施工车辆多。世界少有、中国不多的深水港肖厝港源源不断地“吞吐”着石化产品、铁矿石、煤炭、粮食等大宗商品,受其带动,无数的车辆日夜不停地穿梭于324国道、泉州沿海大通道,源源不断地输送着各类大宗商品。与此同时,正在兴起的泉港区,俨如一个大工地,各种施工车辆昼夜不停奔波其中。

    而这一切,无不依赖于公路的通畅,无不依赖于默默守护公路的养路工。

    近日,记者赴泉港区采访,认识了一位名叫朱加顺的养路工,一位苦守泉州北大门的普通人。

    为守“老牌子”,落下终身遗憾

    早在上世纪60年代,涂岭公路站的前身涂岭保养队,就拿到了“国”字号的荣誉。当时,全省公路系统就曾掀起了一场全省性的“学涂岭、比学赶帮超”的活动。至今,涂岭公路站仍是泉州公路系统中唯一一个获得带“国”字称号的文明单位。朱加顺任涂岭公路站站长的第一天,泉港公路分局局长语重心长地留下了“可不能让涂岭这块金亮的牌子黯然失色”的那句话,让朱加顺寝食难安。

    为了守住这块“老牌子”,朱加顺始终坚守在第一线。“感觉他不像是个站长,更像是一名养路工,马路上总能见到他的身影,”泉港公路分局副局长庄进明说道。

    看管着324国道泉州路段北大门,工作任务已经不轻了,再加上附近矿山多,涂岭公路站常常半夜接到要处理滴洒漏的求救电话。也正因为此,即便是离家只有20多公里,朱加顺还是选择住在公路站,每两个星期才回家一趟。

    平常工作又忙又累,尽量让工友们能回家过年,也算是一种补偿。所以,每到春节,朱加顺总是把其他工友“赶”回家,自己独自守在公路站。谁曾想,就是这个决定,给他留下了永远的痛。

    2010年,正月初三的早晨,正在涂岭公路站值班的朱加顺接到妻子的电话——最疼自己的母亲走了。朱加顺当时就愣住了:母亲患病6年、住院4个多月,自己只在身旁陪伴了2天,作为家中唯一的儿子,竟连母亲最后一面都没见到……想到这些,朱加顺既自责又悲痛。

    再悲痛,也不敢乱分寸。从晴天霹雳中警醒过来的朱加顺,没有立即回老家奔丧,而是打电话给分局领导。因为作为站长的朱加顺比谁都清楚,公路站的同事大多是外地,要他们立马赶回来接替自己几乎不可能,只有向分局申请调人过来替班,自己才能回家见上母亲一面。

    虽然是春节值班,可公路站一刻也不能离人。在等待了“漫长”的一个小时候后,顶班的人来了,朱加顺交接完手头的工作,这才回家。

    人是回来了,可与母亲已是阴阳两隔。朱加顺再也抑制不住悲伤,痛哭起来。悲伤归悲伤,痛哭归痛哭,可没多久,朱加顺又不得不调整好自己的情绪,把母亲后事简单作了交代,又赶回公路站。直到第二天,其他工友过来顶班了,朱加顺才正式回家操办母亲的后事。

    回想起这段往事,朱加顺眼角闪着泪光。他告诉记者,这是他今生最大的遗憾——没能见母亲最后一面。

    相关热词搜索:最美养路工

    [责任编辑:黄如萍]

    参与评论

    安徽快3万位6码100_安徽快3万位012路是什么 猫和老鼠| 华为发布会| 蔡徐坤| 猫和老鼠| 中国银行| 投放1万吨冻猪肉| 锵锵三人行| 华为发布会| 南方科技大学| 大长今|